遼寧分社正文

前三季度北方GDP十強城市:兩城超萬億 鄭州追趕天津

第一財經 2020年11月16日 10:03

  前三季度北方GDP十強城市:兩城超萬億,鄭州追趕天津

  當前北方地區GDP前十強城市分別是北京、天津、青島、鄭州、濟南、西安、煙臺、徐州、唐山和大連。

  近年來,我國南北經濟分化明顯。而在北方地區內部,區域也呈現分化態勢。

  從各大城市的三季報來看,當前北方地區GDP前十強城市分別是北京、天津、青島、鄭州、濟南、西安、煙臺、徐州、唐山和大連。該名單與去年全年北方GDP十強城市相同,但在具體排名上,原來第十的唐山升至第九,而原先第九的大連退至第十。

  北京一枝獨秀鄭州青島追趕天津

  在北方地區,北京是遙遙領先的存在。數據顯示,前三季度,北京GDP超過2.5萬億元,領先第二名天津超1.5萬億元。從全國來看,前三季度北京的GDP位居第二,也是北方地區唯一一個位居全國前十的城市。

  北京之后,天津前三季度的GDP也超過萬億,達到了10095億元;青島和鄭州都在努力追趕,處于8000億元梯隊;濟南和西安這兩個副省級城市分列五、六位,都處于7000億元梯隊。

  第七至九位是三個普通地級市——煙臺、徐州和唐山,這三個制造業突出的城市以及東北的大連均處于5000億元梯隊?傮w上這幾個城市與濟南、西安還有比較大的距離。

  當然,全年的數據更能衡量城市的總體實力。從2019年的數據來看,北方城市中,共有4個城市GDP突破萬億大關,數量僅占全國(17個)的23.5%。這4個城市分別是北京、天津、青島和鄭州,其中北京、天津和鄭州都是國家中心城市,青島是副省級城市、計劃單列市。

  去年全年,北京實現地區生產總值35371.3億元,領先北方第二的天津超2.1萬億元,差額甚至超過了去年全國第六的蘇州的GDP。不僅如此,北京在常住人口規模、資金總量、高新企業數量、外貿進出口等各指標上,都在北方地區處于遙遙領先的位置。

  2019年,天津GDP為14104.28億元,位居北方第二,在全國位居第十。不過今年前三季度,天津被南京超過,已退至第11位。

  中國社科院城市發展與環境研究中心研究員牛鳳瑞對第一財經記者分析,天津被南京超越,一方面跟大環境有關,近年來南北經濟發展分化,華北地區增速較慢;另一方面,天津也面臨較大的環保壓力,其本身是一個重化工業城市,面臨的結構調整壓力非常大。

  不僅如此,天津還面臨繼續被趕超的可能性。在北方地區,去年青島和鄭州的GDP都超過了1.1萬億元,這兩市未來有望進一步縮小與天津的差距。

  在牛鳳瑞看來,青島與天津的差距比較小,但是從經濟的腹地來說,可能鄭州更有機會超過天津。天津轄區為1萬多平方公里,是海港城市,但是周邊的輻射半徑和腹地要小一些。相比之下,鄭州是河南的省會,河南是我國戶籍人口最多的省份,同時又是中原的核心地帶。鄭州作為陸路交通的中心,物流中心的地位越來越強。從趨勢來看,最近幾年鄭州的發展態勢好于天津。

  河南大學經濟學院名譽院長耿明齋教授對第一財經記者分析,未來鄭州超過天津,成為北方第二大都市的可能性非常大。鄭州是整個北方內陸地區最大的交通樞紐,擁有最廣闊的腹地。隨著暢通內循環、消費拉動增長的階段到來,鄭州這兩大優勢必然會帶動要素的持續、大規模聚集以及城市規模的擴張。反觀天津,樞紐優勢和腹地則逐漸被北京和其他沿海港口及多個內陸城市稀釋。

  四個GDP萬億俱樂部城市之后,濟南和西安這兩個副省級省會城市去年GDP均處于9000億元梯隊,成為萬億俱樂部后備軍。今年這兩市GDP超過萬億的可能性都比較大,尤其是這兩城近年來都處于加快做大做強省會的過程中,集聚資源要素的能力不斷增強。

  其中,西安是當前9個國家中心城市中唯一一個GDP還未突破萬億大關的城市。今年前三季度,西安GDP達7075.31億元,增長4.5%,固定資產投資增長12.9%,兩項指標增速均領跑副省級城市。

  今年1月5日,濟南市委經濟工作暨“四個中心”建設推進大會召開,會上印發了《濟南建設國家中心城市三年行動計劃(2020~2022年)》,提出濟南要加快推進綜合性交通樞紐建設,強化與各市的交通聯系,打造高效便捷的“一小時都市圈”;推動建設黃河下游城市群,推動濟南都市圈和鄭州都市圈對接合作;全面開放落戶限制,建設國家城鄉融合發展試驗區,創建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建設智能制造產業集聚高地等。

  東北僅1市入圍

  北方十強中,黃河流域占據5席,分別是西安、鄭州、濟南、青島和煙臺,而東北地區盡管有4個副省級城市,但只有大連一個城市進入前十,位居第十位。

  數據顯示,去年沈陽GDP為6470.3億元,位居北方第11,全國第32;長春GDP為5904.1億元,位居北方第12,全國第34;哈爾濱GDP為5249.4億元,位列北方第15,全國第42位。

  吉林大學東北亞研究院教授衣保中對第一財經記者分析,東北進入北方前十的城市少,主要是受當地經濟形勢的影響。這幾年東北的經濟總量增長比較緩慢,區域經濟體量較小,對大城市的支撐能力就不足。雖然東北有4個副省級城市,但一直沒有形成像長三角、珠三角那樣集聚度比較高、真正能起核心引領作用的中心城市。

  衣保中說,東北的4個副省級城市主要還是靠原來的老工業底子支撐起來的,以制造業為主。高端的生產要素主要還是集中在現代服務業,長三角、珠三角的中心城市都是第三產業尤其是金融、服務貿易等突出,輻射帶動能力特別強。相比之下,東北的幾個副省級城市對整個區域經濟的支撐、帶動和擴散能力就比較弱。

  牛鳳瑞說,近年來隨著我國產業結構的調整,東北地區固有的制約經濟發展的矛盾就突出了,原來重化工業為主、國有企業比重特別高的結構現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東北的發展。

  此外,盡管東北4個副省級城市都擁有雄厚的高教資源,包括哈工大、大連理工、吉大、東北大學等一批名校,但這樣的高教優勢并沒有轉化為科創優勢。

  衣保中說,這是因為成果轉化需要有一個適合發展的土壤環境。東北的產業結構、經濟結構特點是以國有企業、制造業為主,缺乏能夠把科技和市場真正連接起來的體系。而在東南沿海,技術開發應用有一個完整的市場體系來支撐,所以東北很多研究成果都拿到東南沿海去轉化了。

  3個制造業突出的普通地級市

  在北方十強中有3個普通地級市——煙臺、徐州和唐山,都是制造業較為突出的地級市。其中,在濟南合并萊蕪之前,煙臺是山東GDP第二大城市,僅次于青島。重工業城市唐山則多年來都是河北GDP總量最大的城市。

  牛鳳瑞說,這些城市是局部的區域性中心城市,雖然沒有輻射帶動全省的功能,但是有局部的輻射作用,比如徐州地處蘇魯豫皖交界處,是整個淮海地區的中心城市;唐山是中國的老工業基地,發展的基礎比較好;煙臺所處區域是我國發展水平比較高、對外開放比較早的地方!斑@三個地方進入前十名,不怎么令人感到意外!

  這幾個制造業大市目前也面臨如何進一步轉型提升的問題,比如煙臺和徐州的高新技術企業數量分別只有635家和738家,與長三角、珠三角的同類型城市相比有較大距離。

  展望未來,唐山地處京津冀城市群核心區,在進一步對接北京的過程中,有望實現產業的提升;而對徐州和煙臺來說,需要進一步提升城市能級,增強中心城市集聚資源要素的能力,增強帶動和引領周邊地區的能力。

  作者:林小昭

下载单机麻将无网版 内蒙古 11 选 5 走势图 湖南麻将规则公式 丰禾棋牌合作七喜棋牌 湖南动物快乐十分 内蒙古十一选五分布走势图 闲来贵州捉鸡麻将 贵州闲来麻将下载 花样娱乐下载棋牌网站 老k捕鱼达人手机版 广东快乐十分最快开奖结果查询 福建快三是不是全省销售 海南七星彩人工计划 10篮网vs雄鹿 内蒙麻将规则介绍 永利棋牌大厅 黑龙江22选5走势图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