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分社正文

故事和人物都遜色不少 “低幼版”韋小寶略顯浮夸

齊魯晚報 2020年11月18日 15:33

 張一山版《鹿鼎記》15日開播之后,爭議聲越來越大,該劇評分也持續走低,從2.7分掉到了2.5分,與2018年的把令狐沖改成娘娘腔配角的《新笑傲江湖》已經分數齊平,拿下了金庸改編劇的最低評分?偟膩碚f,這一版《鹿鼎記》的故事和人物都遜色不少。

  劇中張一山飾演的韋小寶,也因表情夸張、肢體動作浮夸而不能被觀眾接受。16日晚,張一山工作室回應演技爭議稱,“小寶還在成長,感謝大家的建議”。張一山也坦言接受觀眾的不同評價,“千萬不要把我當特好的演員,因為我也有演不好的時候”。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 師文靜

  破壞了原著角色

  表演有點小兒科

  《鹿鼎記》作為金庸先生的封筆之作,金庸的寫作已達到了隨心所欲的階段,該小說也被“金迷”奉為經典中的經典。韋小寶作為金庸作品中的精彩形象,是一個顛覆武俠江湖的“反英雄”角色,他武功不能自保,典型的不學無術,但給讀者帶來的閱讀體驗是奇妙的。金庸說韋小寶的存在“不是不可能的事”,作者用游戲之筆對韋小寶進行了活靈活現的塑造。

  原著中韋小寶詭計多端但又極盡真誠,他對“小玄子”的“忠愛之心”人盡皆知;他阿諛奉承、油滑刁鉆但關鍵時刻又愿意“割下腦袋來給你”,很有大丈夫的氣概;他能在江湖上坑蒙拐騙,也能秉持江湖義氣,比如針對“茅十八”、天地會等的行為處事,都是大寫的“義”字;他貪財斂錢,但卻把錢作為他行事的一種工具……這個角色是人性豐富多變的集大成者。用金庸自己的話說這是一個寫得“現實一點”的人物,“在某種程度上反映中國人性格上好的一面和壞的一面,有一些自省的意義!

  韋小寶絕不是一個只剩不學無術、說謊整人的搞怪角色。之前多版影視化的《鹿鼎記》中,觀眾真正滿意的韋小寶可以說并沒有出現。觀眾對每一版本的《鹿鼎記》都抱有一定期待,希望能把這個人物身上“正”與“邪”的悖論呈現得完美化。

  最新播出的張一山主演版本《鹿鼎記》變成了大型“翻車現場”,尤其是韋小寶、建寧公主、海公公等角色浮夸、搞怪的演技,讓整部劇顯得很低幼。

  劇中,包括張一山在內,演員的整體表演風格非常小品化、無厘頭化?梢钥闯鰜,張一山很努力、很敬業,他試圖以用力到青筋暴露的大幅度面部表情、大幅肢體動作來表現韋小寶嬉鬧、搗蛋的一面,但如果觀眾連看十集,韋小寶都處在“面部多動癥”中,會感覺很累,也很尷尬。比如,劇中韋小寶多次挨打、被打暈,都是瞪眼、張嘴、皺眉、翻白眼,這種表演太小兒科了,像是動畫片的搞怪角色在逗小朋友笑。

  韋小寶首先是一個接地氣的人物,再就是一個可愛的普通人物,不能將其演成一個流里流氣、過度猥瑣的耍寶小丑。原著中韋小寶就是一個矮個子普通人,現在回頭看陳小春的“苦瓜臉”韋小寶更貼近。

  劇中想要制造喜感的海公公、建寧公主等角色,都表演得不盡如人意。田雨飾演的海公公在喜感、狠毒、陰謀間拿捏不到位,看起來怪里怪氣,角色也莫名其妙地死了。唐藝昕飾演的建寧公主很活潑、多動,但表演同樣浮夸。劇中康熙這個角色很“弱”,在鰲拜面前像個“憨憨”,鰲拜讓其殺掉蘇克薩哈,康熙給出的竟然是傻笑。那種劍拔弩張、要殺鰲拜的情緒一點看不出來。

  看這部劇,用李成儒老師的話來形容,就是“如坐針氈,如芒在背,如鯁在喉”。

  劇情刪減嚴重

  失去邏輯性

  海公公為什么莫名其妙死了?因為新版《鹿鼎記》故事情節刪節嚴重,沒看過原著或其他版本的觀眾,根本看不懂。

  相比于其他版本,新版《鹿鼎記》故事進展飛速但又不連貫。該劇前四集就像趕場子,麗春院一閃而過,明史案沒有交代,韋小寶“一秒”進宮,韋小寶殺死太監小桂子也改成海公公誤殺,鰲拜啥事兒沒干第二次亮相就被捕了,海公公很無頭緒地死在“太后”手下,韋小寶和天地會的關系簡化到極致,唐王、桂王之爭沒交代,非常多的劇情都是一閃而過,沒有了復雜的矛盾沖突,故事像擠掉精華的“簡筆畫”版。

  編劇可以大筆一揮隨意刪改,該劇的道具也不用心。被網友廣泛吐槽的瓜爾佳鰲拜府邸寫著大大的“鰲府”,就證明劇組的不嚴謹。

  也可以說,這部劇刪掉和改編了大量的劇情,導致“韋小寶”這個角色徹底失敗。劇中韋小寶沒有了一進宮就面臨的生死抉擇,只陪著海公公“演戲”就行了。原著呈現出來的韋小寶在海公公、天地會、康熙和太后等人面前面臨的生存壓力都沒有了,這個角色機智靈活、左右逢源的個性沒有展現出來。人物缺乏靈魂,演員自然只能用浮夸的演技來演一個皮毛。

  如果說金庸先生的《鹿鼎記》是帶有人世辛酸、諷刺意味的嚴肅喜劇,那么劇情毫無頭緒、表演浮夸的新版《鹿鼎記》就變成了鬧劇。

  翻拍風每年都會刮,即便是金庸劇,也繞不過“翻拍就翻車”的宿命,之前就有被人吐槽了無數次的《新笑傲江湖》。觀眾都希望“翻拍劇”來重塑經典,但創作者不這么認為。在各種因素的影響下,創作者肯定是想著首先要討好當下觀眾,肯定是想要融入新的巧思。

  新版《鹿鼎記》的創作者可能是想要摸索一條經典作品改編的可行性之路:在觀眾對情節發展耳熟能詳的前提下,用不間斷的喜劇橋段充盈細節,讓過程變得變化莫測,笑點連連。只不過這種喜劇橋段的拿捏路子走偏了。

  現在很多劇都追求網劇化、年輕化、“沙雕”風,但這只是創作的一種形式,而非根本。任何劇要年輕化、網絡化,也得從人物、故事上下功夫。即便是王晶、張衛健完全顛覆解構的《鹿鼎記》,也是要刻畫人物的來龍去脈,而非不給人物“變化”的過程。張一山版《鹿鼎記》前十集看下來,給人的感覺就是沒有好好研究人物,沒有研究劇情,走馬觀花一樣濃縮劇情,浮夸風表演,讓故事、人物都失色。

下载单机麻将无网版 深圳风采开奖与走势图 江西麻将游戏下载安装 981电玩城 高手打陕西快乐10分 十一选五结果 麻将三国破解版 悠洋棋牌手机版叫什么 开奖历史记录 王中王精选二码资料 山东十一选五当前最大遗漏 山东11夺金基本走势图 老鹰vs热火视频 江苏明星麻将无锡群 2013金蟾捕鱼下载 打麻将技巧十句口诀 2010排三走势图南